幸运赛车开奖走势图表|幸运赛车开奖视频
首頁 > 史鑒

史鑒

鳴機夜課 詩書繼世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4-09 08:56:50

  清代有位著名作家蔣士銓,才華橫溢,擅長詩、詞、文、曲,一生創作詩兩千六百余首,詞二百七十余闋,文集十二卷,雜劇、傳奇十六種,結集為《忠雅堂集》四十三卷。蔣士銓與當時的袁枚、趙翼并稱“江右三大家”,他的著作經過多次翻刻流傳海內外。蔣士銓之所以能夠取得眾體兼備、無一不工的多方面文學成就,成為一代名家,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是,他在童年時期,母親孜孜不倦的詩書教育,讓他開慧益智,從而初具良好的文學修養,并為日后的事業發達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

  蔣士銓出生于江西的一戶詩書之家,母親鐘令嘉知書識禮,工詩善文,著有《柴車倦游集》,且精于女紅,長年縫織刺繡,以補家用。蔣士銓的外祖父喜歡寫詩,常要女兒鐘令嘉指出詩作中的不妥之處,隨后樂呵呵地說:“想不到我竟有這樣的好女兒!”蔣士銓成人后,曾專門寫了一篇《鳴機夜課圖記》,深情追述母親對自己的精心教誨,其拳拳赤子之心,躍然紙上:“我四歲時,母親每天教我《四書》幾句。我因年幼,不會拿筆,母親就削竹枝成為細絲把它折斷,彎成一撇一捺一點一畫,拼成一個字,把我抱在膝上教我認字。一個字認識了,就把它拆掉。每天教我十個字,第二天,叫我拿竹絲拼成前一天認識的字,直到沒有錯誤才停止。到我六歲時,母親才叫我拿筆學寫字……母親教我讀書的時候,刺繡和紡織的工具,全放在旁邊,她膝上放著書,叫我坐在膝下小凳子上看著書讀。母親一邊手里操作,一邊嘴里教我一句句念。咿咿唔唔的讀書聲和吱吱呀呀的織布聲交錯在一起……夜里天冷,母親坐在床上,拉起被子蓋住雙腳,解開自己衣服用胸口的體溫暖我的背,和我一起朗讀;我讀得倦了,就在母親懷里睡著了……我九歲時,母親教我學《禮記》《周易》《詩經》,直到都能夠背誦。她有空又抄下唐宋詩人的詩,教我朗誦詩……母親生病時,我總是坐在她枕邊不離開。母親看著我,常常一句不說,很悲傷的樣子,我也很傷心地依戀著她。我曾經問她怎么能讓娘高興呢?她說你能把讀的書背給我聽,我就高興了。于是我就背書,朗朗書聲,和藥罐煎藥的水沸聲和在一起……”

  蔣士銓的父親長期宦游在外,嫻靜明慧的母親,在勤儉持家的同時,從來沒有放松對兒子的家庭教育。蔣士銓學業有成進入仕途不久,母親曾作《臘日寄銓兒》詩,諄諄誡之道:“音書差慰我,貧賤莫驕人。失路皆由命,安時即報親。”“恃才防暗忌,交友戒多言。結習還當掃,新詩莫訴冤。”后來, 蔣士銓辭官奉母南歸,請人繪制《歸舟安穩圖》,畫一葉小舟,有母、婦、三子安坐其上。母親見后題詩贊曰:“館閣看兒十載陪,慮他福薄易生災。寒儒所得要知足,隨我扁舟歸去來。”

  蔣士銓在母親的教導下,學以為耕,文以為獲,“素來以古賢者自勵,急人之難如不及”,強學力行成為清代文壇英才。他飲水思源,特別感恩母親的詩書教育,并把這種家教之風傳承下來,哺育子孫。蔣士銓曾賦詩一首作為家訓:“莫貧于無學,莫孤于無友,莫苦于無識,莫賤于無守。無學如病瘵,枯竭豈能久?無友如墮井,陷溺孰援手?無識如盲人,舉趾輒有咎;無守如市倡,輿皂皆可誘。學以腴其身,友以益其壽。識以坦其心,守以慎其耦。時命不可知,四者我宜有……小子謹識之,勿為世所狃。”

  他在詩中從正反兩方面反復說明了學問、朋友、見識、品德的重要性,希望兒子具有這四方面之長,以便不入歧途,立足人世:“貧窮莫過于沒有學問,孤獨莫過于沒有朋友,痛苦莫過于沒有見識,卑賤莫過于沒有品德。沒有學問就像患了病,枯痩干竭怎能活得長久。沒有朋友就像掉入井里,快要淹死時誰來伸手援救。沒有見識就像是盲人,舉手投足都會犯錯誤。沒有品德就像是娼妓,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將其引誘。學問可以豐富自己的頭腦,朋友可使自己得到援助,見識多可以令自己的心胸坦蕩,有品德可使自己謹慎地擇友選偶。人的命運是不可預見的,但學問、朋友、見識,品德是缺一不可的……孩子啊,你千萬要牢記這些,一定不要被世俗束縛了手腳。”

  蔣士銓曾撰一副對聯并懸掛于大廳用以自勵:“至樂莫過讀書,至要莫如教子。寡智乃能習靜,寡營乃可養生。”他的家中置有兩方銘文硯,其一為自銘硯,銘曰:“石可朽,文則壽,地靈所結為我有,留伴玉堂揮翰手。”另一為給兒子的“知廉硯”,銘曰:“此吾家世守之田也。汝力耕之,當逢年也。汝慎用,毋獲汝愆也”,其文盡顯詩書文化之內涵。他的兒子也大都在父親的詩書家教中學有所成:長子蔣知廉曾任山東臨清州同、四庫館謄錄,著有《弗如室詩鈔》,詩得家傳,頗負名氣。次子蔣知節,乾隆四十四年(1779年)舉于鄉,著有《冬生詩鈔》,文宗先正,詩守家法。三子蔣知讓,以乾隆四十五年(1780年)召試,欽取第一,賜舉人,曾任唐縣知縣,頗有政聲,著有《妙吉祥室詩鈔》。五子蔣知白,嘉慶六年(1801年)拔貢生,曾任解州州判、絳州州判,著有《紅雪樓詩鈔》。

  人的一生需要不斷地接受教育,父母是子女的首任啟蒙老師。家風,作為一個家庭世代相傳的價值觀念和行為準則,是一筆無形的財富。《朱子治家格言》中說得好:“祖宗雖遠,祭祀不可不誠;子孫雖愚,經書不可不讀。居身務期質樸,教子要有義方。”雖然每個人的成功途徑不盡相同,但每個人的成功起點,幾乎都與良好的家教密不可分。蔣士銓母親鳴機夜課,詩書教子;蔣士銓感恩家教,傳承家風;蔣士銓五個兒子能詩會文,有所成就,凡此種種都與這個家庭的詩書繼世有著密切的關系,這讓我們感到,優秀的家教,猶如生命里的春風,把陽光和溫暖帶進人們的精神世界,日積月累,凝聚精華,就能孕育出人生的美麗和精彩。(史世海)

幸运赛车开奖走势图表 pk10全天免费闯关计划 2019年七星彩长条 赚钱游戏棋牌 教你公式杀一波 微信二人斗地主 时时彩组选包胆公式 篮球即时比分 十一选五三胆5托价格表 稳赚包平特一肖 三 江西时时开奖